无需申请注册自动送白菜首页 红色秘史无需申请注册自动送白菜军事新闻热点新闻娱乐资讯政策法规军事大全野史传奇综合资讯
  • 军事人物
  • 无需申请注册自动送白菜
  • 热门事件
  • 娱乐资讯
  • 影视剧情
  • 天下奇谈
  • 两性情感
  • 猎奇热图
  • 明星写真
  • 奇闻野史
  • 首页 > 红史 > 抗日战争>
    评在小说中植入广告:伤害读者亵渎文学
    日期:2015-11-24 07:59:13    编辑:无需申请注册自动送白菜首页    来源:27军事
    影视作品植入广告的现象已经司空见惯,如今,植入广告又开始大踏步地向文学进军。据媒体披露,石康是小说植入广告的“吃螃蟹者”,他的《奋斗乌托邦》共植入了3
    文章《评在小说中植入广告:伤害读者亵渎文学》由作者投稿编辑于2015-11-24 07:59:13 收集整理发布,希望对你有所帮助,请及时向我们反馈。

     影视作品植入广告的现象已经司空见惯,如今,植入广告又开始大踏步地向文学进军。据媒体披露,石康是小说植入广告的“吃螃蟹者”,他的《奋斗乌托邦》共植入了3个品牌广告,小说出版前已有300万元进账。

      近年来,小说植入广告已经屡见不鲜,比如说,我们看一些小说,人物总是围绕着某著名商场转,一帮小闺蜜动不动就去某某街道、某某咖啡店聚会,大家聊起来,总是离不开几个知名品牌。一位作家近日推出一部小说,人物塑造和故事情节没有给人留下什么印象,倒是小说中频频出现的一家小龙虾店吸引眼球。很显然,这些小说中都多少隐藏着点“猫腻”。

      据了解,小说家尤其是一些写当代都市题材的小说家,植入广告甚至已成为他们增收的重要方式。《藏地密码》、《奋斗》等多部畅销作品中都可见植入广告的影子,这些广告有时候为作家带来的收入已经超过了稿酬。相对于综合性艺术的影视来说,小说是个体文字创作,植入广告往往就是多敲几下键盘,因而更容易,更方便,如果妙笔生花,还可做得更隐蔽,以至达到天衣无缝的效果。

      商业化时代,资本会不择手段、无孔不入,因而植入广告继侵入影视之后,大踏步挺进文学似乎“顺理成章”。不过,这种现象还是让人不安。文学应该是一块灵魂退守的根据地,相对于如今日渐纷纭的各种文化类型,它应该显得矜持一些,超脱一些。在文化大家族中,文学低调、纯粹、清新、雅致,不为浮云遮望眼,在简约甚至单调的文字中,往往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散发着独特的魅力,正因为这样,它获得了文化艺术“母题”的声誉。

      因而,文学更加关注心灵与精神,人们在喧嚣之余,阅读文学作品,正是为了追求宁静与沉思。如果在文字中植入广告,则是对这种期待的严重破坏,伤害了读者,也亵渎了文学。尤其是在众声喧哗的时代,人们在滚滚红尘中身不由己,往往更加依赖文学的滋润乃至救赎,如果在文字中遭遇了广告,正如做梦的时候突然遭遇了惊吓,重新回到了庸碌的世界。

      写作,是一种个体行为,需要倾听内心的声音,因而,所有的文字,都应该来自作家的审美体验。一个作家一旦在自己的小说中植入广告,他就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变成商业的俘虏。有人认为,植入广告能够带来一些资助,有利于作家的创作。但事实上,如果一个作家被商业所豢养,那么,他的文学品格总有一天会丧失殆尽。也许一开始只是一种迁就,一种权宜,但我们都知道,在这个时代,世俗与物质的力量对人构成了“致命的诱惑”,我们无法奢望一个作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坚守自己的追求。近年来,一些所谓的文化散文、报告文学正是因为跌入了广告文学、遵命文学的窠臼中,已经变得面目可憎,让人不忍卒读,这足以引起我们的深思。

      影视的娱乐性更强,受众面更广,与世俗生活的距离更近,植入广告如果与画面、情节等吻合起来,观众往往还能接受。而小说植入广告则有很大的不同,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文学是文化艺术的“象牙塔”,也就是说,人们或许可以忍受很多艺术类型走向商业化,但心底深处,还是对文学的高标与超越保持了殷殷期待。虽然在这个时代,文学处在边缘化状态,但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文学的“宿命”,更能获得独立性与自由品格,从而更好地捍卫我们的精神家园。

      有人认为,小说植入广告的问题,应该由市场来做出选择,通过出版社和读者的选择机制,来约束、调节。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面临着挑战。因为,我们都知道,面对文学这样一种精神产品,市场规则或者失灵,或者变异,这就需要媒体和学术界给予更多关注。

      小说中植入广告其实早已有之,巴尔扎克写《人间喜剧》时,为报答一位帮他做衣服而不收钱的裁缝,把他的姓名和店址原封不动写进了小说,诸多社会名流、达官贵人因此都成为这家店的顾客。凡尔纳1873年写《环游地球80天》时,某海运公司登门游说,凡尔纳让书中主人公“乘坐”了这家公司的轮船。不过,我们应该认识到,巴尔扎克和凡尔纳在小说中植入广告,受限于当时的客观条件和时代背景,而且客观上也影响了小说的审美品格。有人认为,陈忠实的《白鹿原》、莫言的《红高粱》等小说,也是某种形式的广告,这是一种误解,因为,两位作家家乡的广告效应其实来源于小说的巨大成功,这与广告植入的文化机制正好相反,恰恰反映了小说的成功。

      小说植入广告现在还没有大规模地发生,但足以引起我们的警惕,如果任其泛滥,文学终究会沦为商业的附庸,这是文学的悲哀,也是时代的悲剧。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